博客网 >

继续关于淮剧的流水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陈明矿的戏了,以前一直不怎么喜欢圆脸的小生或老生,看戏捧角以清瘦为标准,现在看来,矿的圆脸小皇帝还真的是很可爱啊,似乎那个黄梅戏舞台版里面的皇帝也是圆脸吧,就是五官看起来傻,远不如矿的灵动。很喜欢他那样十分纯净的眼神,特别是看孟丽君画像那一段唱,明显是怜才惜貌,却一点不“色”,拿捏得恰到好处;还有游上林中唱“微风徐来好清凉,沁人心肺飘幽香”一句时两手拿折扇向侧一指,接着一手放开,一手用折扇划了一个弧度,再用另一手托着向前一送,就连冠上的那些小珠子都在跟着韵律节奏轻轻抖动,真是韵味十足(呵呵,每次看到这里偶都要HC半天~)。

那天在网上无聊地搜索淮剧资料时,竟无意中发现了另一个版本的游上林,我猜想是他们那个什么淮剧世家专辑里面的,陈澄的小孟,穿的是陈芳在“赏春”“认母”几折里的那套戏服,很慢的伴奏,跳跃性也不强,而且小孟和小皇帝见面根本没什么道白,二话不说就开始游园,这也太突兀了吧~~一开始很不习惯,可听久了以后,发现这个版本其实也很不错,陈澄的小孟虽不比陈芳那样灵动,却更多一份稳重,神情气质间倒是有几分王老电视剧版的味道。不过相比起来,还是更喜欢陈芳的版本,一旦认定她就是心目中最理想的小孟,便再不作二人之想。

倒是看到有好多人把陈芳和陈澄比来比去,似乎一定要分出个优劣,其实并无必要啊,我相信,她们都是优秀的演员,都那样默默地为淮剧不断奉献着,只此一点,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去尊重吗?

也曾有人对我说从演唱上来说,陈澄的咬字和喷口要更讲究,也许吧,淮剧的演唱技巧我不懂,但我喜欢陈芳的戏,不仅仅是因她的唱,不得不感叹她的戏路广阔,真的,我看了那么多演员的戏,她可以说是其中之最。在我看来,地方戏流派发展虽没有京剧那么多、那么成熟,可这恰好减少了某些局限,京剧演员一旦宗派,嗓子和表演风格基本就定型,难再进一步突破;而陈芳的表演则不然,她所塑造的那些人物,真是千人千面,各各不同。不论是文雅大气的孟丽君、高贵傲然的蓝齐格格、纯真善良的白燕坪,还是那些生活化的小人物比如热情爽朗的接生婆、苦命的农村妇女、走入歧途的顽童,都演得十分到位,古与今、男与女、雅与俗、传奇与生活,都被她解读得那么透彻,演绎得那么动人,我想,这也是她打动了那么多人的原因吧。


又搜到两段梁国英的《孟丽君》唱段,不过不是舞台版,是拍成近似MTV那种形式的,一段是“晓风寒,孤月冷”,这个在陈芳版里面只是开场的一段伴唱,而梁的则是孟丽君本人的唱段,并且唱了三遍,词还不同,感觉上抒情的成分较强,调也很好听。还有一段则是“认母”里面那一大段唱,里面有上了妆的片断,还是那套服装,里面是绿色的官服,外面罩上镶着淡红边缘的纱衣,网上见过有人猜测服装是乱凑的,由此看来,装束应该从来就是如此。梁国英是孟剧的首创,据说90 年代初那会儿演的结局是悲剧,小孟虽然接受了小皇帝的情意,可最后还是吐血而死。呵呵,虽然我看过许多戏,有了一定的抗悲剧能力,可还是觉得这个结局过于悲了,感谢省淮和陈芳,给我们留了一个回味无穷的结局,在孟剧淡淡的压抑中看到了希望。

发现省淮的经济状况还真是不行,布景服装什么的雷同甚多,映雪的那套服装(就是赏春里面左披肩歪过一阵子的那套),《恩仇记》《母子情仇》等戏似乎都有,好像只要是小姐就可以通用;游上林和赏春里面布景和舞台装饰都差不多,只是把桌椅撤掉,再把假山和凉亭换个位子就行了。在“淮乡观剧”那篇文里还看到说省淮连排练场都没有,租用了一个旧的学生食堂,进行高强度排练~~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可爱的演员们为我们奉献了那么多的好戏,在舞台上,他们是那样精神饱满,看不到一丝疲惫,也许,这正是戏曲工作者们的可敬之处吧。


嗯,今天就暂且扯到这里,发现自己开始有些喜欢梁国英了,感觉她的眉眼竟和仰萍有些神似,不管怎么说,她可是我关于淮剧最早记忆哦~~

<< 年华似水流——写给淮剧《蓝齐格格... / 疯狂自录之~双烈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栖寒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