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呵呵,淮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个题目有点傻,却能够比较准确地反映我的心情。目前这个阶段,提到淮剧我也只有傻笑的份儿(一来是研究不深;二来是刚入门,尚在头脑发热中),就像当初(N年前,四五年了吧)不知为什么买下了仰萍的越剧专辑一样,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越剧,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淮剧我不熟,可以说高三以前对这个苏北的剧种完全不感冒,直到网络长篇小说《再生缘之孟丽君传奇》的作者 Appreciation 强烈推荐淮剧版《孟丽君》,我才开始关注一二。这个剧对我来说比较特殊,在还没观剧之前,便把剧本读得烂熟,现在回忆起来,还真的是很喜欢这个剧本的啊,高三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节语文课在下面偷偷翻看,并且没过多久就能记下里面的大段唱词。可不管怎么说,一场戏剧真正的生命在于舞台的演绎,读得熟归熟,却总觉有纸上谈兵、隔靴搔痒之感。

至于为什么独独喜欢淮剧的孟丽君,我想我的理由和A大一样,看其他版本的华丽缘结局看得憋闷已久,突然看到一个正中下怀的帝相缘结局,不由便要大呼痛快。在这里声明一下,虽然从合理的角度说,我支持吐血身亡的结局(这个在以前的文章中论述过,不多说),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心里悄悄就埋下了保皇的小种子,也就是现在缘迷们所说的“保皇派”(这也是我极爱小说《唯君心》的原因之一吧,那个沈君玉,和郦君玉还真是相像)。那样神仙一般的人物,我真的不忍心想象她的死亡,在为她设想幸福结局的时候,我们这群“保皇派”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那个风流可爱的小皇帝,因为只有他才能让我们的女主角在拥有爱情的同时依旧挥洒她惊人的济世才华。当然这个结局有很多人提出质疑说太理想化,但我们一直都很坚持,坚持到,A大关于此种设想的长篇小说已经进行到第四部,而本人,则在高三那种快节奏的学习生活中挤时间写出了我心目中孟丽君传奇的剧本(淮剧的剧本是很好,可还是有我不满意的地方)。

反观其他版本的《孟丽君》(叶版李版电视剧我就不说了,典型的歪曲原著瞎扯一气,鄙视!),不是演员们功力不够,而是剧本有不可避免的硬伤,京剧这部戏似乎传唱不广,但剧名就叫《华丽缘》了,所以我并不怎么感兴趣;韩再芬的黄梅戏,真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看得郁闷;越剧的孟是传统剧目,看过王老的外景电视剧版,还有多种上越的版本,王老和仰萍的戏我本来都是很喜欢看的,却始终觉得她们演的孟和我心中的隔了一层。前面的故事和演法都还能接受,就是结局,一想我惊为天人的孟居然高高兴兴地嫁给皇甫那个垃圾我就冒火!

扯远了,话题回到淮剧。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孟剧而喜欢上淮剧、喜欢上陈芳的,感觉上,似乎有很多并不是淮剧迷、甚至并不是戏迷的筒子因为此剧开始成为淮剧的喜爱者和传播者,甚至有一个非戏迷居然写出了洋洋洒洒的几篇名为《淮剧演员陈芳的表演艺术》的戏剧评论,其执着、其水平令人佩服。这次我去上海,目的之一就是找陈芳版的淮剧孟丽君,原以为苏北的剧种在上海会比较少,哪知道在逸夫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堆淮剧的碟,倒是找到了孟剧,一看背面剧情简介,居然是华丽缘的结局,失望地放下,但心里还是惦记着,出去吃了顿饭,回来时离日场开演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又拿起那张碟仔细看,原谅我当时对于淮剧极外行,上面写着陈芳的大名我居然不认识,只是凭印象中网上的截图认出了封面上的丽君和小皇帝(后来发现陈芳的那张是《嫁衣血案》的剧照,设计封面的人搞错了),怕错过,还是买下了,想着若又是该S的华丽缘就把这碟废掉!

真的很幸运,回家一看,熟悉的画面和唱词,果然就是我魂牵梦萦已久的那出戏,那个激动啊!!!同时强烈鄙视那个封面设计者,误导人不浅啊!真不敢想象若我当时一念之差错过了,那又会是多久~~

服装和化妆都不很华丽,这些我都有心理准备,淮剧嘛,论市场还有经济条件什么的和京昆越什么的当然是不能比了,但真正应了我先前的那句话,一场戏剧真正的生命在于舞台的演绎,那些我想象了无数次的人物,终于变得立体可感,喜欢上了陈娟的映雪、还有陈明矿的小皇帝,最最欣赏陈芳演绎的小孟,气质高华超凡脱俗,既有为股肱之臣的威严大气,又不乏为闺阁女子的一腔柔情,舞台上的孟丽君形象,和我心目中的终于不再有隔,这,才真正是惊才绝艳的孟小姐啊!


最喜欢其中的游上林一折,原来读剧本时我还觉得此处词句略显苍白、太过俗套,大删大改了半天,可当那音乐响起,小孟和小皇帝在台上联袂而行,情随曲送、身随步移,脚底下一步不错,细密紧凑,连眼神都抛接的恰到好处时,我便彻底被这出戏迷住了,看了无数种的游上林,无不是貌合神离、各有心计,只有这里,没有了那么多的算计和欺骗,取而代之的是青山绿水、白鹤红莲、绕回廊的亭台、还有沁人心肺的幽香,真真是引人心醉(发现小陈和矿的配合确实是很默契,特别是那眼神)。后来在QQ上碰到的一位资深淮迷告诉我,这里运用了“四季游春调”,我想,大约就相当于京剧中小放牛和小上坟那一类型吧,很别出心裁的设计。

除此之外,“赏春”、“辩本”还有最后一场戏都让我十分喜欢,学着唱,那些大段的唱腔,会倒是会了,只是发音不怎么地道,在网上看到说“苏北分江淮方言区和北方方言区,江苏的江淮方言又分南京片,扬淮片和通泰片,淮剧发源于盐城和淮阴地区,其方言属于江淮方言中的扬淮片。”我的理解中,标准音应该是还盐城的方言,因为淮剧不像越剧,越剧经过100年发展,除了少数戏外,已不怎么是地道的嵊州音了,而越来越向官话靠拢,难得淮剧这样一个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剧种,竟还保留着家乡的口音。

有些后悔,后悔在上海时没多带回一点淮剧资料。喜欢一个剧种,尤其是外地剧种是很需要耐心和时间的,到上海去过三次,其中两次是为越剧,到嵊州,也同样是为越剧。网上有篇《淮乡观现代淮剧〈太阳花〉》,就是某位北方淮迷到苏北盐城寻访淮剧故乡后写的,说到《太阳花》,其实我于五年前,在湖北剧院关于纪念余笑予从艺多少多少周年的演出时就看过省淮名家梁国英的表演,这大概是我和淮剧最早的接触了,开始听淮剧后,也有人给我介绍梁国英和裔小萍的唱,可惜关于五年前那场演出里的地方戏,我除了记得演员名字和剧名外,完全忘掉,可能是因为看那场戏时碰到老舒,两人都是唱京剧的所以前面演地方戏时就不怎么注意,侃大山去了,记得当时还有杨俊和张辉的黄梅戏,还真是留下了不少遗憾啊。

经常在想我要是喜欢楚剧或者汉剧该多好,那样就不用满世界跑着去寻根溯源找资料了,武汉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楚剧汉剧,只可惜我不喜欢。想到近来网上一些关于京越之争的言论,还有一些人对于我学唱地方戏的不满,忽然觉得很无聊。我向来看不惯京剧界那些固步自封的传统人士,有事没事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地方戏怎么了,地方戏也是多少辈老艺人用心血凝结出的文化,是中国戏曲艺术的结晶,中国三百多种地方戏,喜欢的,可以学习;不喜欢的,不妨尊重,当年的荀慧生,还是唱河北梆子起家呢。

我相信淮剧,也相信所有的地方剧种,因为我相信艺术,相信坚守。

PS:刚刚在汉网上搜到一则新闻,2006年11月27日的,题目是《浓浓民族魂·淮剧〈太阳花〉昨晚绽放》,报道的是省淮在武昌京韵大舞台的演出,还是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南方片评比展演,看了之后那个悔啊,当时怎么就跑人民剧场去看黄梅戏了呢?省淮到武汉演出,而且连演两场,小陈和矿都来了,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可惜我当时还不能体会,竟然就这么错过了,真是的! 也不知下次现场看淮剧,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 疯狂自录之~双烈记 / 寻根——嵊州访越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栖寒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