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李光李岩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似乎最近总在听他哥俩的戏,听说李宗义先生有三子,老大李光唱老生,老二李欣唱花脸,老三李岩是文武老生,我一向对花脸不怎么感冒的,李欣我不熟悉,但我知道《江姐》里那个蓝胡子是他,这样说来,这兄弟仨我都现场看过两位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现场看看李光啊!

按理说应该先写李光,可一不留神把李岩写在前面了,不调顺序,就这么发吧~

李岩
以前分明是很讨厌他的,认为他的余派“不正”,却不知怎么又记住了他,因为“杨小楼”。

那天去剧院看《梅兰芳》,舞台光影间诸多的人物,却偏偏只记住了杨小楼高大的身影和不屈的气节,真真正正是一派大武生风范。到如今,戏中的许多情节都已淡忘了,铭记的,是那掷地有声的话语:

“总不能在台上唱了一辈子的忠孝节义,末了,却要在日本人手中讨碗饭吃!......”

《霸王别姬》是记得的,听人说,梅兰芳和杨小楼的别姬是绝唱,怎么个绝法儿呢?生晚了的人,就只好认命了,杨大老板去世之时,全中国都还没解放那。

但那天我在台下,觉得那场别姬,就是想了好多年的绝唱。

也许是我还太年轻,总是太容易就喜欢上一些东西,或者讨厌了一些东西,一瞬间的时间,可以改变整个态度,比如那天起,对李岩的印象转了180度的大弯,并且,开始鄙视于魁智(呵呵,但愿于迷们别扔鸡蛋)。

再后来就是看他《宰相刘罗锅》里的乾隆。

《宰》剧是看的“国家精品工程”的浓缩版,我知道这个戏原来有好多本的,还有李宝春的刘墉,尽管我望穿秋水等着11台播,那电视台一直吝啬的挥手:欠奉!欠奉就欠奉吧,我也就咬咬牙自我安慰:没关系,还有李岩的乾隆可看嘛!

李岩的皇帝,和他的杨小楼是两个味道,一代风流天子,风不风流?Of   course ,你瞧那段“柳莺三月”里面他看江南女子的眼神,一个字:色!但是色的不讨厌,色得有气度,看不出一丝猥亵,特别是后来和吟红的对手戏,“色”中见修养见威武,真是难得。本来嘛,乾隆皇帝就应该是江山美人两不误的,也只是“乔装一改青衿客,半日清闲也难得”,没荒废朝政,就算得上是好皇帝不是。

“夜审”里的两个身段,极喜欢,一是骑烈马游“堤”的那会儿,那趟马趟得,扑转腾挪,精彩!可惜一听“江上琵琶引”,缰也松了辔也松了,急着去寻找伊人就是十匹马也拉不住,看刘墉那么一拦,提醒巡堤之事,台下的我,也不禁笑骂:罗锅子,好不知趣哟!

其二,就是打石敬虎那段,你看他分明是武功高强,可偏偏手都不露,一把折扇一甩两甩,几下就把石敬虎搞定了,好看嘛,和那武林高手似的,不愧是学过武生的,当年的乾隆帝也未必有此身段呢。

“初试”那本一直没看,估计也就是乾隆和刘墉怎么怎么抢老婆,所以手中有碟也懒看,倒是“咏梅”中,朱强那段京腔京韵的“Happy  birthday  to  you” ,想想若是李岩唱来,会是个什么效果呢?

我一直遗憾没看过李岩演头牌的大戏,关于他,还零零碎碎知道一些,比如他是电影《霸王别姬》中霸王的配唱(如今再听,他的霸王唱得还真是那么个味儿),王力宏《盖世英雄》中那几句傻傻的念白也是他,还有啊,我曾经在某个频道看到他参加一个节目,非常6+1那类型的,超搞笑,感觉他一到那场合,手都不知往那儿搁了似的。

前些日子买到他一张CD,和王怡的对唱,那余派,带了浓浓的武生味儿,李岩学余派很晚,据说是“由潜心十八张半唱片到正式拜在余派得意传人孟小冬先生高足黄金懋、钱培荣门下,成为余派第四代传人,十年修炼,十年辛苦对余派艺术深入研究。”单从唱来说,他不如他哥李光,但这不妨碍我喜欢听他的戏,我这人听戏一向没原则~~

还有一次看到他参加一个什么大学京剧会,和一女学生对唱《坐宫》,也不知我将来上了大学,有没有缘分和某位名角一起唱呢?

其实,归根结底大概还是因喜欢李岩的性格:耽于艺事,淡于名利,性情达观。当代戏曲界这样的人,真的是很少了。

李光
看李光的戏日子不长,说来自己听戏,遇到过许多巧合的事儿,比如我看宝春《奇冤报》的前一两个星期,没来由产生一种要听《乌盆记》的冲动,四处搜索百家《乌盆记》,听得是天翻地覆;又比如我看李光,突然觉得他和李岩有些神似,一打听,果然就是哥俩。

说来不怕人笑话,看完整的第一出李光的戏是被人狂骂的中国剧《天鹅湖》,《平原作战》是从来没好好看过,只会在心里烦躁的时候大嚎一句“披星戴月下太行——昂昂昂昂——”而已,“几天来”学了一半,不爽,便撇开了。

其实,说他的余派纯吧,似乎我也只喜欢听他的《野猪林》,有几句对比少春几可乱真。倒是他对外交流,特别是对日方面,贡献很大。据说中日合排《龙王》和《坂本龙马》的时候,因为是日本人出钱,日方在创作人员上全部打的日本人名字,咱们李光老师一看火就上来了,就是嘛,光凭你小日本单独咋整得出京剧那,就要求换掉,日本人不干,说这样吧,我给您17万摆平此事,您把嘴一闭就不过问了,行不?李光老师一看火更望上冲,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没得商量,不换的话,所有演出立马取消,日方没办法,只好照办。

知道这事后对他的印象分大增,咱们的艺术家就是有气节啊!!!后来看沈健瑾老师的访谈,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呛死:“在艺术上那当仁不让,是对的,可在生活中,比如我炒菜,他还没尝呢,就说,这个菜淡了,那个咸了,这是我最难受的,他脾气特别大,我觉得最不能容忍的也是他的脾气。”

事实上李光老师挺可爱的,你甭看沈老师老怪他脾气急,说他是生活中的“低能儿”,可那幸福劲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光老师是把所有智慧都撂舞台上了,沈老师不也说过喜欢大男子主义嘛。

中国京剧里有李光《龙王》和《坂本龙马》的剧照,龙马是明治维新时的倒幕英雄,就是形象太日化了些,单纯从形象上看,似乎还是赵勇刚更英俊潇洒一些,那时的李光是圆脸,一直,我都不大喜欢圆脸的老生。《龙王》里他的哪吒很好看,清清朗朗,增一分则长的样子,于是把那剧照剪下来搁活页夹里,天天看。

算起来,李光是李岩的大哥,中国京剧上还有一张李光和弟妹们的合影,一群毛头小子咧嘴笑着,站那儿,瞅了半天,也没看出哪个是李岩~~~

<< 也逗秋雨——读余秋雨《笛声何处》 / 《荀慧生》片尾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栖寒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